成都火锅展,郑州火锅展,南京火锅展,北京火锅展成都火锅展,郑州火锅展,南京火锅展,北京火锅展

您现在所的位置:主页 > 北京火锅展 >

开钢厂的李总~~【中频炉钢厂沉浮录】

时间:2021-07-06 05:29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  晚上,没有太多爱好,看看盘面,由于中频炉钢厂停产的消息,螺纹钢合约又往上窜了一窜,因为做资讯的敏感性,我在前面两天回调的时候做了几手多单,小赚了一些,沾沾自喜却又有些小郁闷:概念都没有分清楚,就下结论,不分青红皂白的砸人饭碗,真的好么?

  当盘面利润十分钟就从iPhone5跳跃成一台iPhone7的时候,李总发来了一条信息:突袭检查,紧急停产。

  李总的厂子,我是知道的。虽说是中频炉,但却相当规范,一千来人的工厂,除尘设备一码的齐,用的都是清一色的好废钢、工业废钢作为原料,有连铸连轧,除此之外,前年还投了几百万上了精炼炉,目的就是防止别人再说他生产的是地条钢。钢材的质量也是没得说,每次生产出来的钢筋,光谱仪一打,合格的再出厂,周边几个城市都有他的代理商。生产规模不可谓不大,在当地影响力也不小。这次尽管中频炉风声挺紧,但我是万万没想到会影响到他的厂子,我电话拨过去,被挂断了。

  第二天早上,他电话打过来,兄弟,不知道这次过后还开不开的起来。

  跟李总认识,还是八年前的事情,那时候他做钢贸,我刚入行。08年金融危机,以我相对扎实的专业成绩,在当时也不好找工作,到最后歪打正着的做了钢铁信息方面的工作。但工作也不好做,每天价格跌两百,做实体的亏损严重,做服务的也很容易颗粒无收。李总当时找到我,是由于一批螺纹钢放的久了,只能当废钢处理,但不了解行情,打了我电话,找我做咨询。当时因为价格变化很快,我也能迅速的反应给他信息,一来二去,良好的服务打下了相对深厚的客户友谊。但那时,更多是信息的交流,不存在利益的追逐。

  人生长恨水向东。线年底,国家出台一揽子的四万亿刺激政策,以应对金融危机,当时市场还没什么反应,我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学生,对这种政策也并无敏感性。但李总不同,毕竟在市场上摸爬滚打了十来年,是个老江湖。

  我问他,倒倒货不是很好,没什么风险。他喝了口酒,又开始对我讲课:利润也低,更何况拿货得看厂家脸色,供货还拿不到现金,没那么好做。关键是,现在国家出了四万亿刺激政策,为了防止经济硬着陆,要加强保障性住房建设,还要加强基础建设,这还是要发展房地产。

  。而且你没看到国家要取消对商业银行的信贷规模限制,对中小企业予以信贷支持,这说明国家要放货币,就是摆明支持我贷款。这些年做钢材,也赚了些钱,再加上明年政策放松,又好贷款,现在苏北的地便宜的很,比我老家都还便宜,搞个两百亩地,再上点设备,一年就收回来了,我看好明年钢材市场。现在有些地方政府搞招商引资www.apt18.cn。政策好的不得了,税收、土地、贷款都有优惠,时不我待啊。

  别说,他还真不知道,但是他懂,我不懂。然后我问他,那你要投多少钱?要不了多少钱,我问过了,一年20万吨,4套12吨的炉子,土地加连铸连轧,再上套除尘设备,1个亿够了我问他怎么还要除尘设备?他说,这种中频炉不是说绝对没有污染,但是跟他们这些大厂比,污染小很多,不用吹氧造渣,不像他们那样的方式脱硫脱磷,我们冶炼没有空气污染,但是有灰尘,还是要做防尘,不能落了把柄。

  最后,他说了那天喊我来吃饭的目的。怎么样,兄弟,有没有兴趣跟我干。出来跑跑业务,卖卖钢材,不错的结果证明,当时做的话,确实不错,也许一年我就买了车买了房,生个大胖儿子,人生完美,而不是现在仍在踟蹰和蹉跎。但我没有,我还是想呆在上海,不想再回农村,我给他说,第三届江西高校科技成果对接会12月11日在南昌举行。让我想想吧。

  做钢材生意的人,往往都是风风火火。期间的运作也不知如何,但第二年清明一过,李总的厂子就开始施工了,到十月份就开始投产了,整个施工周期还没有完全完成,他激动的打电话给我说,实在等不及了,螺纹3600,废钢2400,中间成本去一去,四五百一吨的利润,兄弟这就是印钞机啊。

  钢材很好销售,也不用操心,工厂里面只要不死人,他就没什么事情。当然,由于管理规范,再加上生产安全管理做的相当到位,那两年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,并不影响他花天酒地。10年秋天,我去参观他的厂子,原先的X5换成了卡宴,又买了一辆740给他老婆。再后来,偶尔和我一起去拜访客户的时候,也都有了自己的司机,俨然一副成功企业家派头。

  但事情往往也没有那么简单,国家淘汰落后产能,那两年一直也都有反应地条钢的消息,中间政府人员也来问过两次,但李总的厂子,总归在当时,还算的上先进,再加上来检查的时候,基本上就停下来,所以基本上相对还算稳定。就这样,维持了两三年。

  他笑了笑,并不是,现在更多的考虑是如何能长久做下去,我现在的炉子太小了,准备扩大的。然后准备在苏南投个厂,毕竟那边市场更大一些,物流条件更好一些。

  老厂被另一个老乡盘了过去。李总花了大价钱,搞了个炼钢许可证,登记的设备是一台90T的电弧炉,以我对炼钢仅有的知识,我也知道一套炉子难以持续生产,我问他为什么只搞了一套炉子,他说,兄弟,一套炉子抵得上我四套中频炉的钱了,多搞也用不起,设备成本和生产成本都很高。现在中频炉设备和技术都提高了,我准备多上几套40T的中频炉,再上两条线,做螺纹和盘螺,我从以前大钢厂里面挖了一些炼钢老师傅,钢材我们是要做好的,不能落了把柄。

  那一年查小的中频炉,又被他躲过去了。11年下半年,螺纹钢价格,隐隐上了五千,废钢价格接近四千,李总为了寻求利润,那个阶段,让我帮忙找了一些彩钢瓦、钢丝绳和一些好的废钢搀着用,这样整体的原料成本会降低一些,利润更丰厚一些。到了12年,入行也有几年的我,也积攒了一些客户关系,有时候也会给李总提供一些市场信息,做一些参考建议,而他也会将一些同行客户介绍给我,这样形成了良好的互惠互利。

  11年下半年开始,钢材价格开始下滑,钢铁市场由牛转熊。到了12年,市场价格虽然整体下滑,但由于废钢价格跌的比较快,而螺纹价格跌的相对较慢,李总厂子的利润依旧比较好。而他对市场的判断认为,13年市场或许会好一些,毕竟整个市场下跌已经跌了很长时间。但钢铁行业是个周期性行业,事实证明,这个熊市持续了至少五年的时间。

  但到了14年,由于矿石价格的快速下跌,高炉厂的成本相对降低很多,中频炉钢厂成本出现了一定的劣势,整个市场变得非常难做。已经很长时间都是用钢筋压块和工业废钢炼钢的李总,又让我帮忙找了一些钢丝绳,这一找就是两个月。当时我问他,使用钢丝绳生产的钢筋,不会太脆太容易断么?他告诉我,入炉比例控制好,质量不会有问题,但是我知道这次,他肯定是没有办法了,每天车闻:红旗奔腾品牌出口沙特蔚来智驾科,不然不会又铤而走险。因为之前一炉钢水出现质量问题,一炉钢水40吨,两千五一吨,10万块钱没有了,那时候有利润的情况下一吨赚30块,一炉钢水出问题,相当于一天都白干了。所以平时生产,钢水,到钢材都要认真检验,千万仔细,没有出纰漏。但市场是残酷的,有时候残酷到让你没有的选择。如果停产,工人没办法安置,如果不停产,要亏很多,只能改变。

  这一年,我不仅要帮他买便宜的废钢,还要帮他卖钢材,经常有卖不动货的情况,那时候,大厂都卖不动了,更何况小厂呢?优质钢材都卖不动了,更何况地条钢呢?他也说,好的钢材都卖不动了,谁会生产地条钢啊。是啊,谁还会生产地条钢呢?曾经光鲜的钢材老板,东奔西走,到了14年年底的时候,他电话我说,这一年都给工人打工了。我说,那还干么?明年有可能更差。他说,这么大个摊子,不做怎么办呢?银行还有贷款,不生产不行啊。

  2015年春节后大年初八,我打电话给他拜年,问他什么时候开工,他说行情很差,等过了二十再看吧。过了正月二十,已经要到三月中旬了。这一年行情很差,钢厂常年处于亏损中,李总的厂子,也是生产不正常,我常常问他,还能不能坚持下去,他常常问我,这个行情什么时候能好转,我也说不清。

  这一年,我奶奶过世,生命中第一次有至亲的离开,让我相当长时间沉浸在悲痛中。整个市场也相当冷清,我的收入也降到了这些年的新低。

  这一年每天价格都是下跌,到最后,废钢跌到了880元/吨,螺纹跌到了1470元/吨。越来越多的人离开了这个市场,同时,也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炒股。李总也拿了一部分钱出来炒股,只不过不巧的是我们都没有躲开那轮股灾,但幸运的是,我们都没有加杠杆,所以整体还好。

  到了11月底,又是冬天的时候,我到他的厂子去,因为白天电费贵,不生产,但厂子的库存已经比较高了,货还是卖不动。他告诉我说,再这样下去,估计我就要放假了,实在是太难了。当天中午,我们在他对面的小饭店里,吃了个便饭,两瓶黄酒下肚,一餐下来,两百块钱。他说兄弟,不好意思,要是前两年,我们是肯定不会来这里吃饭的。我说,我第一天认识你么?上的去,下的来。再坚持下,明年也许就好了,还能跌到哪儿去?

  他说,现在不是价格的问题,是货卖不动。银行抽贷也厉害,工人成本也高,这样下去真没办法干了。当初拿钱干钢厂,现在想想,还不如去炒房。

  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,奶奶刚刚去世没多久,春节后爷爷也撒手人寰,只不过这一次没有那么多悲伤,看的稍微开了一些。春节后,我已考虑转行,因为已经经历了几年的低谷,再熬下去,也很难有出头之日,而上海的房子已经涨到了以我目前薪水是无论如何也买不起的地步。但上班没几天,我正准备期货考试的时候,发现市场价格又开始涨了起来,犹犹豫豫的,李总给我打电话,这次两千能不能站稳,我说还是谨慎点吧。他说,年前我没屯钢材,但是屯了些废钢。我告诉他,问题不大。匆匆挂了电话,我又开始看书。

  久违的大涨,令市场突然就活跃了起来,我的工作,突然又充实了起来,让我暂时忘却了跳槽的事情。李总打电话给我说,这一波有可能真的要起来了。国家供给测改革,钢铁去产能,行情可能会持续下去,今年或许又有希望了。

  到了四月份,我问他,现在生产怎么样,他告诉我说,一天生产十六个小时,比去年增加了一倍。我说现在利润呢? 差不多四百一吨吧这一天看起来他心情特别好。过了一个星期,他到了上海,见到我,说,我要住上海最好的酒店,好久没赚这么多钱了。

  但今年期货市场对现货影响比较大,他也开始看盘面,并想学着做一些。我给他讲解了开户的一些事情,并给他说了一些基本的操作。他很高兴的送了我两盒茶叶,急匆匆的回去了,毕竟作为企业老总,还是有很多事情的。之后,我们都没怎么见面。五月份价格暴跌,市场突然陷入恐慌,他要艰难生产。至六月份,刚刚有点好转,月底江南开始了一轮的暴雨,他要安排厂子里的人去抗洪救灾,一直断断续续的到了7月中旬。刚刚喘口气,第一次环保检查开始了。

  那天半夜十点钟,他打电话给我,说我们有一个老乡的厂子被关了,这次有点严重,人都被抓起来了,说是中央环保督查组过来检查,配合G20峰会的召开。我问他,那你们要不要停一停,他说先不停吧,毕竟现在来说还有利润,他们好像还没到苏南来,等他们来了,当地人会通知我的。一个星期后,他告诉我,先停了,避避风头。然后问我,能不能写个中频炉的文章,反映下这个市场的事实,我们生产的不是地条钢,我们很多老乡生产的,还是当地名牌产品。为什么中频炉可以做不锈钢,做特钢,做铸件,不能做普碳钢?

  八月中旬,他开工,至月底,又停产,打电线月初,再次开工,一直到11月底,这一段时间,可以说利润非常好,生产相对也较为稳定。某天交流行情的时候,他兴奋的给我说,感觉又回到了11年,现在一天的利润比的上去年一年的了,从来没有这么好的时候。我问他,现在担心不担心政府去产能,淘汰中频炉? 他沉默了一阵,说,现在政府根本就没有标准,直接一刀切。现在也不说是否污染了,就说我们是违规产能。很难办。

  但当时苏南的厂子都还没有停,他电话过来说,还是先干着吧,一吨五百块钱利润呢。过几天等督察组过来了,再停。

  再后来就有了一开始的那一幕,他要紧急停产,说老乡的厂子直接被拆了炉子,停了电,投资几千万的设备,说没就没了,当初可是当地招商引资过去的。

  我问他现在怎么办。他说试着开电弧炉吧,中频炉是干不下去了。我电弧炉是有生产许可的,我说但只有一套怎么办,他说只能先等等了。

  我懂的是,这么多年,做为民营企业家,他三番五次的折腾,确实辛苦。到最后,却终究没有一个安稳的环境。

  我懂的是,你如此辛苦,有时候并不是单纯的为了钱,你是做企业的,是有责任心的。你是需要时的民间资本,是退出时的落后产能。

  我懂的是,你东奔西走,和当地政府讨价还价,但最后,你只是个个体户,你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本。

  我懂的是,你没有生产许可,未批先建,你确实不对,但监管不力,没有标准,一刀切的执行,又让你难以心服口服。

  但又有什么用呢? 我对心灰意冷的李总说,别难过了,实在干不下去了,去做废钢吧,毕竟这是绿色环保产业,朝阳产业,还是有前途的。而且,前两年,政府也答应对废钢行业退税30%作为支持,还是有希望的。他苦涩的笑了笑,再无以前的意气风发。没有中频炉的市场,废钢将更加弱势。我又拿什么再如此弱势的市场里,再坚持几年呢?

  亲戚或余悲,他人亦已歌。是啊,作为中频炉钢厂的亲戚,废钢市场也哀嚎一片呢。